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经贸关系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7-03-11 12:04
  日前,他首次在国会发表演讲时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美国关闭了6万多个工厂。尽管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渲染对中国汇率与贸易的威胁,但也足以表明,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视为对美国冲击的源头。
 
  尽管中美自建交以来,经贸关系发展一直是两国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但2017年中美贸易“摩擦”恐怕在所难免,高扬“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大旗的特朗普政府将出台怎样的对华贸易政策?主动与美方择机重启BIT谈判是否恰逢其时?中企“出海”还需要哪些“保驾护航”的措施?两会期间,海外网财经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教授,深度探讨2017中美经贸关系中的“新火花”。
 
  图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在接受采访
 
  中美贸易战已打响?未雨更当绸缪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2017年和2018年提振全球经济增长的两个主要因素,一是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二是中国增长转强。“人们越来越担心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会与中国展开一场贸易战。”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美国对中国产品共发起20起贸易救济调查,涉案金额总计37亿美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都同比大幅增长,分别达到81.8%和131%。
 
  中美之间真的会爆发贸易战吗?在余淼杰看来,我们应该理性的看待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因为这并不由中方决定而是取决于双方的态度,甚至更侧重于美方。
 
  “中美建交近40年,凡是对它的发展史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理性看待中美经贸关系。”他认为,我们对于特朗普这届政府应谨观其言,慎察其行。“可以判断的是,随着双方经贸往来的不断深入,2017年中美的贸易“摩擦”会越来越多,但贸易战却不一定爆发。”
 
  在谈到贸易战爆发的可能“导火索”时,余淼杰指出,一旦特朗普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将是一个明显的“开战”信号。“在对华贸易政策上,特朗普政府第一个动作可能就是要求中国将人民币升值20%-30%,第二个就是在钢铁、陶瓷、铝制品,甚至光伏产品方面征收高额的特保关税,我预计在45%左右。所以政府和企业要做好最坏的准备,面对可能受冲击的制造业型的出口企业,要做调整来应对。”余淼杰坦言。
 
  重启BIT谈判?望“美”不能止渴
 
  特朗普上任伊始即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重谈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即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和维护国家安全。这是典型的美国保守派的价值主张。相较于奥巴马方面的实质性战略转向,特朗普将经济协定谈判的重心从多边转移至双边,在给双边谈判带来动力的同时,也将施加更多压力。
 
  在此“多事之秋”,有国内智库学者认为,我国应反思以往的被动反应模式,积极行动起来,主动建议与美方择机重启BIT谈判。
 
  对此,余淼杰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重启BIT的建议虽好,但中美双方必须各有妥协。此外,二者的诉求点也没能充分满足。“美方希望中国开放服务业市场,以及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这方面,而中国希望,中企在美国的投资能跟其他国家一样,一视同仁不受歧视。三一重工在美国收购的失败案例,就足以说明这点。”
 
  余淼杰同时也强调,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一直以来都在用发达国家的标准衡量中国,实在有失公允。“虽然中国现在的市场规模比较大,但是本质上中国还是处于发展中的阶段。如果在BIT谈判中,美方不能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同国情,那谈判只能是‘隔靴搔痒’。”
 
  “安全审查”何时休?审时还需度势
 
  尽管如此,近年来中企对美投资持续增长,潜力巨大。有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企对美投资再创新高,同比增长5.7%至80.3亿美元,且境外企业雇佣美国当地员工8万多人。特朗普所看重的制造业以40.1亿美元高居榜首,同比增长122.2%,占2015年中企对美投资全部流量的49.9%。此外,美国还是中企对外并购的第一大目标国,仅2015年中国企业对美实施并购案就达到97个。
 
  面对如此庞大的对美投资规模,大部分中国企业却屡屡遭遇来自美国外资“安全审查”的困扰,如何提升企业“金刚钻”的能力显得尤为重要。对此,余淼杰有四点建议。
 
  首先,余淼杰认为从长远发展角度来讲,中国不应该过渡依赖美国作为最终的出口目的地,应该化整为零,加强国内对其他发达或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其实发展中国家虽然很小,但是加在一起也有一定的体量,特别是在新兴工业市场方面。”
 
  第二,推进金砖五国的自贸区市场。余淼杰指出,金砖五国相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较快,市场规模也较大,无论是巴西、俄国、印度,潜力都是巨大的。从政策层面讲,我国已完成东亚自贸区的建设,未来与金砖国建立起自贸区,那就相当于打开了南部市场。“作为商家,不要老是把出口的目的在瞄到美国去,如果寻求更多赚钱机遇的话,格局和眼光要放大。”
 
  第三,紧跟“一带一路”步伐,打造海上丝绸之路。余淼杰表示,近年来中企出海的进程虽快,但并不顺畅。“其实中国有很多有优势的出口产品,在东南亚具有相当大的潜在市场,比如说中国的汽车可以出口到印尼去,尽管每辆车的利润不高,但他们对中国汽车的需求却很大。”
 
  第四,培养专业人才,了解地方政策。余淼杰指出,很多国内企业没有做好准备就盲目“出海”,这样反而得不偿失。此外,政府从国家政策层面上也应提供培训平台,让相关的人员学习当地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文化,熟悉相关的政策和规定,这样才能更有效的沟通双方的诉求。
 
  贸易战取决于美方态度政府应未雨绸缪
 
  海外网:今年以来,美国针对中国多个产品征收高额的双反税(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也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随着特朗普上台后,中美贸易摩擦可能频繁增多,但目前尚未看到全面“贸易战”出现的可能性。您对于中美“贸易战”的说法是否认同?
 
  余淼杰:我觉得我们对特朗普这一届政府要观其言,察其行。如果你看他上台之初,一是废除TTP,二是建立美墨移民墙,此外就是把从中国定义为汇率操作国。前两件事他上台一个月之后做了,然而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作国的话,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出台相关措施。所以,会不会爆发全球的贸易战,我觉得最终的一个标志就是看他有没有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作国。如果他把中国定义成汇率操作国的话,那就意味着中美贸易战的开战“信号”。所以,会不会爆发全球的贸易战,我觉得最终的一个标志就是看他有没有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作国。如果他把中国定义成汇率操作国的话,那就意味着中美贸易战的开战“信号”。对于我们自身来讲,政府应该未雨绸缪。
 
  爆发不了贸易战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特朗普政府无法集中精力对华做全部的贸易限制,但这届智囊团里的代表人物,包括商务部长,贸易主席,还有他的总统经济部都是对华的鹰派。即便这样,我们也不能轻易判断中美贸易战,还要走一步看一步。会不会爆发成为贸易战,取决于双方的态度,甚至更倾向于美方的态度。中方当然不希望“开战”,习近平主席在去年的论坛上也讲我们希望自由贸易的全球化,因为的确是贸易战对两个国家都不好。
 
  贸易摩擦“升级”加剧美调整特保关税或成趋势
 
  海外网:如果中美双方的摩擦“升级”,未来一段时间,高扬“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大旗特朗普政府将出台怎样的对华贸易政策,相比奥巴马政府又有哪些新变化和趋势?
 
  余淼杰:奥巴马这8年,中美经济虽然也有不少贸易摩擦,但是总体而言,中美贸易关系比较平稳。当然奥巴马后期推出了TTP,现在看来也无疾而终,所以不用太担心。但从特朗普上台,如果说他要搞全球贸易战,那应该第一个就是汇率,他很有可能要求人民币汇率再升20%或者30%。第二种可能对部分产品,尤其是钢铁、陶瓷、铝制品,甚至光伏产品增收高额的特保关税。税率大概会在45%左右。
 
  为什么我判断是45%呢?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方面,2002年小布什上台的时候,他曾经对进出美国钢铁征收高达30%左右的进口关税,还逐年递减,而且主要是针对韩国,所以我们有章可循。第二个,相比于奥巴马八年的时候,你可以看到2009年他对中国的商用轮胎也是增收高达45%,然后逐年递减,他是这样一个逐年递减取消这种机制。所以我觉得接下来钢铁方面会遭受到他们特保这种关税,然后其他就是双反。
 
  重启BIT不能拯救“贸易战”提升造血功能更重要
 
  海外网:有智库机构学者认为,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中国更应反思以往的被动反应模式,积极行动起来,主动建议与美方择机重启BIT谈判。您认为此时应建议重启BIT吗?为什么?重启的时机又是什么?
 
  余淼杰:我觉得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但是值得商榷,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说重启BIT中国双边直接投资,必须各有妥协,各有放弃的利益。美国的话希望中国开放这个服务业市场,特别包括银行业以及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希望很多企业到美国去对外直接投资的时候,跟其他国家一样能够被一视同仁对待,不要受到歧视,但中国的诉求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
 
  美国在这方面经常用发达国家的标准来要求发展中国家,虽然中国现在的市场规模比较大,但是中国本质上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这个就是我们在BIT谈判中,坚持一点,你必须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同国情。所以在特朗普时代,不断的进行BIT谈判,是有必要的,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是希望BIT的谈判能解决中美贸易战,这种想法有点太过乐观。
 
  海外网:您的意思是不能完全依赖BIT?
 
  余淼杰:对,不能完全依赖,甚至事实上是没有帮助,其实哪怕你在BIT方面做了很大妥协和让步,其实也不见得就有所帮助,因为这是投资呀,人家担心是出口。
 
  海外网:如果未来特朗普政府采取一系列对华这种贸易政策或制裁,我们如何提高自身的优势,或者“金刚钻”的功能,来突破这种壁垒呢?
 
  余淼杰:我觉得最重的一点,就是在出口方面。我们要注意到下面这几点,中国不应该过渡依赖美国作为最终的出口目的地。在中国的出口目的地中,美国第一,欧美第二,而且他国占了13%,如果说两万亿美元话13%的话,至少是3000多亿美元,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可以化整为零多加强对发展中的出口,尽管发展中国家很小,但是加在一起体量也不小,特别是在新兴工业市场。
 
  海外网:请您具体讲一讲新兴工业市场。
 
  余淼杰:新兴工业市场他的增长潜力很大,我觉得中国可以从政策上可以推进,主要做好金砖五国的出口工作,因为金砖五国他们相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较快,市场规模也比较大。不管是巴西,俄国,还是印度其实都有巨大的潜力。如果从政策层面讲,争取跟金砖国建立起自贸区,就相当于打开了南部市场。我觉得真正要解决中美的贸易毛擦,需要做到没有美国,我们也能畅通自如。作为商家,从微观个体来讲,如果要找更多赚钱机会的话,就应该思路拓开,眼界和格局要大一点。比如说中国的汽车可以出口到印尼去,印尼其实也能盈利一点,而且他们对中国汽车的需求也很大。
 
  海外网:刚才您说,说我们的出口不能依赖美国,第二个方面要积极开拓其他地区的市场,比如说东南亚的新兴工业的市场,第三点是什么呢?
 
  余淼杰:第三点是做好海上丝绸之路。国企“出海”有两种情况,一类是拿市场,比如说华为,另外一类,建立贸易中心或者贸易办事处,其实也是一种对外直接投资,为了帮助更多出口的产品“走出去”。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可以去,你去的话必须是比较成熟的市场才可以,像英美或者其他发达国家。因为中国的劳动成本在快速的上涨,上涨之后相对埃塞尔比亚等国的话,我们劳动成本是非常高的,是人家的10倍,虽然他们劳动力生产率只有我们的一半,但是相比而言他们就有更高的比较优势。
 
  坦率来讲,之前中企出海也有诸多不顺畅的地方,原因一方面来自,国家因素,一方面来自企业内部。有些企业虽然在国内做的不错,但没做好出去的准备。
 
  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是要尊重当地风俗,这些东西有非常多的文化的也好,人物的也好,思维也好都要很多去注意这个东西。此外,还要加强自身方面的素质,你看华为就做的很好,比如说我1月份去智利的时候,就看到在圣地亚哥的市中心有栋华为的大楼。
 
  海外网:看到我们来还得沉下来,踏实做海外这块的市场。
 
  余淼杰:比如说刚才出口这一块,我们如果金砖五国自贸区做好了,那中国的产品大量出口到这些金砖国家,比如说南美的巴西,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然后巴西带动以后,智利、秘鲁等国家,也就能更便利的开拓了。
 
  中美贸易关系增长点锁定个人投资和出国留学
 
  海外网:随着中国大众旅游时代蓬勃兴起,以旅游业为代表的服务贸易正成为中美贸易关系新的增长点。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居民赴美旅游达到259万人次,较前一年增长18%。2015年中国游客在美总共消费301亿美元,带动了美国零售、餐馆、酒店、休闲娱乐等一系列产业发展。随着签证、移民的审核门槛放宽,未来那些会是新的增长点?
 
  余淼杰:对,因为刚才我们所讲就是商品贸易,您讲的这个问题是服务贸易,那服务贸易和商品贸易的区别在于说,商品贸易我们是大量的贸易顺差,服务贸易我们实际上是贸易逆差,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大量国人去美国旅游。这个贸易逆差对中国来说其实是好事,对美国当然也高兴。
 
  第一个,他说我们有大量的贸易逆差,你们为什么不算这个服务贸易对不对,这是第一点。然后第二点对中国的话,那当然是一个非常愉悦的事情,本来就自己愿意去,所以我觉得中美的服务贸易在未来的话,有两个增长点,一个增长点就像您刚才所讲旅游方面,因为在奥巴马的惠华政策特别是B1B2,10年签这一点是非常好,而且现在的确就很方便嘛,所以您看每家热门城市基本上机场中国人坐,所以他这个不只是说服务贸易,而且其实也是商品贸易的一部分,他们在那边也是减少一些商品贸易的贸易差。
 
  我相信在随着中国的经济增长,中美贸易会增长特别快,对美的服务贸易另外一个长期存量的话,就是教育,也就是到国外去留学。因为以前都只是研究生水平,现在很多家长让子女在大学甚至高中就出国了,所以这个的话对美过一个很大的一个投资,因为那其实一个需要很多钱的。